2019年9月1日星期日
 现在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 > 协会通讯 > 交流与借鉴
   本刊评论
   聚焦十九大
   专稿
   协会工作
   宏观经济
   经济观察
   改革与发展
   投资研究
   党建交流
   问题探讨
   专家观点
   往期栏目
   投资论坛
   铁路投资
   资本市场
   博客见解
   交流与借鉴
   文化杂谈
   信息广场
   会员天地
   新年贺词






本应对老龄化的措施及对我国的启示
 

伴随医疗、经济与社会不断发展,人口的老龄化已经成为全球共同应对问题。老龄化不仅仅指的是寿命延长、老人数量增加,还指的是老龄人口占据整体人口比重,还有该比重增长幅度如何。按照国际人口普查学会编撰《人口学词典》当中相关释义:超出65岁老龄人口比重至8%左右乃至更高的人口结构被叫作老龄化社会,超出65岁人口比重超出14%,被称为老龄社会。现如今,国际大部分发达国家均已属于老龄化社会,而且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已经处于边缘或者涉入其中。在两千年伊始我国也迈进老龄化社会之列,这在所有发展中国家当中应当要属先驱者了。与此同时,老龄化对于我国文化、经济、政治与社会等方面也构成巨大影响,而这也让相应社会保障相关政策调整成为当务之急。本文接下来将着重介绍中日人口老龄化的现状和相应发展态势,对比中日两国老龄化的特征,并根据日本应对老龄化举措阐述给我国带来的启示。

一、中国与日本老龄化的现状和发展态势

按照2010年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现如今我国总体人口数是13.40亿人次,其中超出60岁占据13。27%,要较2000年的人口普查提升2.94个百分点,总量为1.80亿,当中超出65岁占据8.88%,要较2000年的人口普查提高1.92个百分点,绝对数在1.2亿左右。上述数据也说明我国老龄化还在持续,有关老龄化的相关问题也渐渐变成社会发展进程中要深思的一大民生问题[1]。按照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预计在2026年我国的老龄群体将超出3亿人次,在2036年将超出4亿人次,至2050年超出60岁老龄人总数将是4.5亿左右,占据总体人口数量32。6%,超出65岁老龄人总数在3。35亿人左右,占据总人口数约24。2%。由我国老龄人口增加平均1亿人花费时间层面出发,由2亿至3亿花费时间为12年左右,由3亿至4亿花费10年左右时间。中国老龄人口上涨最快时间即为20世纪中叶高生育阶段出生人口步入老龄阶段。

预估在2025年中国总人口数将有约20%为超出60岁老年人,至2050年超出60岁老龄人比重很有可能占据总人口30%左右。在1970年时日本迈进老龄化社会时期,在1994年老年人口的比重将上涨到15%。日本的总务省在2010年末公布新进调查数据显示,日本的总人口数量是1.28亿人左右,当中超出65岁者有2945万人左右,占据总人口比例约为23.2%,同2009年比起来,上涨47万左右,上涨约0.5百分点,老龄人口比重已成为历史最高点。根据日本社保问题研究所预估,在2030年日本的总人口数将为11523万人左右,而超出65岁者将在3668万人左右,占据总体人口31.9%左右,而至2050年时,总的人口数将是9516万人左右,超出65岁人口在3764万人左右,占据总体人口约39。7%的比例。国际将老龄人口从7%上涨至14%花费年数称之社会老化速度[2]。日本的老龄人口由7%涨至14%花费不到25年时间,我国在两千年伊始开始到老龄化社会阶段,预估花费28年时间涨至14%,可以看出两国老龄化发展进程基本相似。而欧美多国老龄化进程花费半个世纪到一个世纪不等时间。

二、中国与日本老龄化的特征对比

中国老龄化呈现地域不均衡,城乡明显倒置,老龄化比现代化超前三大特征。也就是我们国家老龄化发展存在显著从东到西阶梯式发展特点,东部的沿海区经济明显比中西部发展成熟,但老龄化进程也要更快,农村老龄化要比城镇高。日本则呈相反发展态势,人口城市化进程更高,而且地区经济发展差距不是很大。因为地区经济呈现均衡发展,让日本老龄化快速发展的社会,不论是配套硬件建设,还是人力资源亦或制度政策等软件建设方面,发展均相对平均[3]。除此之外,我国人均生产值为1000美元左右,便需要应对老龄化局势,陷入未富先老尴尬局面,日本在二十世纪中旬达到现代化发展效果以后才进到老龄化状态。因为国民经济飞快发展,人民生活质量越来越高,福利条件不断改善,加上合理饮食习性与别具优势自然环境等,也让日本更加变成全球人均寿命最长国家,老龄化也就随之而来了[4]

三、日本应对老龄化措施

日本应对老龄化相关问题时,对老年人相关制度加以不断完善,也构建了相对完善社保体系。同时,对退休年龄进行推迟,对老年产业进行开发,给老年人提供最为优质与精细化的服务。

(一)养老体系健全让老年人无生活压力

在二十世纪中旬,日本着手构建其养老体系,且陆续制定国民健康、养老金与老年保健等相应制度,对有关老年人保健、经济与医疗等各方面问题加以解决。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时,日本处于老龄化社会阶段,老年人比例也不断增大。针对此,日本陆续颁布《推进老年人福利保健十年战略》与《老年人保健法》等法律政策,完善有关老年人各项基础建设,给低收入老年人供给家庭护理与上门服务。但伴随老龄化形势更加严峻,有待护理老年人越来越多[5]。日本家庭结构改变、家庭规模缩小,还有日本养老理念更新,让家庭养老渐渐淡化,而且也增加了独居老人的比例[6]。想要让家庭养老迈向社会化、市场化发展,给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增强护理。在两千年伊始日本也尝试运行了相关护理制度,旨在经社保渠道承担老年人护理的一部分内容。此制度不但使传统家庭护理呈社会化模式发展,同时减少老年人经济压力,受到诸多家庭支持。除新法规政策陆续出台以外,日本还针对养老保障相关制度等加以改革,如医疗保障等,也已取得不错效果。

(二)通过退休年龄的延迟,解决劳动力不够问题

伴随医疗与生活质量不断提高,还有生活与饮食习性比较良好,日本人均寿命在逐渐延长。而且很多老年人,特别是年龄低的老年人劳动能力还没有丧失,他们也很想在工作一线投入自身全部热情。想要让老年人能够继续发光发热,而且也解决缺少劳动力问题,日本遂公布《高龄者雇用安定法》等一系列法律条令,希望可以给老人就业给予法律及政策上的保障[7]。尤其近年,日本陆续兴起职业介绍所等机构,帮老年人再次投入就业岗位。现如今,日本的老龄群体就业率是比较高的,仅6065岁就有55%左右比例仍在工作岗位上。日本将退休年龄延长,想要工作的人也得偿所愿,社保制度也更加完善。

(三)开发老年产业给老人提供最佳服务

本文所讲老年产业为给老年人供给服务与产品机构与企业,包含有衣食住行等诸多方面。日本对养老体系完善过程中,还把养老和老年产业发展联系在一起,对老年产业进行全面的开发,使其越发走向成熟。日本老年产业具有较广覆盖面,各领域也都非常关心老年人的需求。打个比方,食品行业给老年人提供富含营养、开煮方便的食物,对行动不便者还给提供送货上门等的服务。另外,部分生活细节方面,还反映出日本厂家对老人服务的细致周到。比如超市将货架高度放低,将产品说明与价格表内容放大等。日本众多企业也开始结合先进科技,推出老人个性化产品[8]。日本将老年产业的发展视作解决老龄化相关问题一种有效手段,而且取得效果也证明日本该举措是比较科学。

四、完善与解决我国老龄化问题

我国在两千年伊始开始处在老龄化社会状态中,较之日本要晚三十年时间。但是国家老年人绝对数偏大,发展迅速,如果此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就会使社会与家庭压力不断增加。在对老龄化相关问题加以应对上,我国也应主动出击,完善相关制度与措施,以便更好地应对老龄化问题。

(一)对基本养老保障系统进行不断完善

日本的老龄化是经济飞速发展以后才出现的,日本养老保障也建立于雄厚资本背景下。与之相反是我国现在迈入老龄化阶段,但是经济却处于低迷状态,而且养老保障相关制度与体系也不够成熟[9]。从我国发展层面出发,老龄化相关问题同我国发展是密不可分的。中国应当想办法使自身生产力快速提升上去,带动经济与社会综合发展,老龄化人口比重快速增大前提下为经济发展带来生机与活力,从而给老龄化发展提供坚实资金保障[10]。另外,还需要尽快对养老体系加以完善。我国养老制度存在保障效率低、覆盖面狭窄等普遍问题[11]。尤其农村老龄人作为社会与经济弱势群体,缺少必要医疗与养老保障。所以,目前应当力争尽快解决老龄人医疗与养老方面的问题,将最低生活社会保障、城乡保险、城市医疗等体系都不断完善起来,拓展医疗与城镇养老普及面,建立满足我国国情养老体系[12]

(二)延长退休的年龄,解决劳动力不足情况

伴随人口老龄问题越发严重,我国青壮劳动力缺失情况也将指日可待,老龄工作人员比例也大大增加。但是我国对老龄人员再就业意识和相关制度等却跟不上社会发展步伐[13]。虽说学术界有关退休年龄延长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是大部分普通民众是并不支持的。针对此情况,樊明教授通过《退休行为与退休政策》书中提供了延长退休四步对策,具体为至2014年时,女员工的退休年龄增至55岁(当前女员工是50岁,而女干部是55岁);在2017年时,使女性的退休年龄上升至60岁;至2022年时,男性退休增至65岁(当前男性退休是在60岁),至2026年时,女性退休涨至65岁。如此,不单能够减少社会负担,还是老人增收一种途径,提升生活质量一种手段[14]。换句话讲,将退休年龄做适当延长,对老龄人力资源科学开发利用,对减少老龄化给经济带来消极影响是有好处的。

(三)重视老龄产业开发活跃该消费市场

老龄产业属于朝阳产业,其发展前景是十分良好的。目前,中国还处于萌芽期。市场学专家认为,虽说中国老年消费群体相对庞大,但是老龄产业目前还不符老年人需求。而且诸多商家并不重视开发老年人市场,缺少老年人专用产品,尤其休闲、教育与文化等周边领域也没有专门服务老年人的项目,让老年消费市场走向了不景气[15]。伴随国内老龄进程不断加快,有必要对当前产业结构进行调整,对老年产业与市场的大力开发,并提出相应惠民政策与制度,给老年产业以支持,方能看到我国老年产业新的春天。

五、结语

综上所述,中国现如今倡导居家化养老对策也将有可能导致缺少养老帮手问题深度发展,养老设施构建市场化发展有可能导致国家养老建设缺少建设主体,让养老服务缺少后劲现状更加加重,伴随养老设施郊区化等情况不断发生,将来我国老年人健康问题也将遭遇巨大挑战。老年人认知障碍、医疗与孤独死等问题也将呈爆炸式发展,在经济方面给全社会带来空前压力。本文提倡我国政府应当联系我国当前情况,结合老龄化社会不同发展阶段问题采取相应应对举措,同时需要重视政策实施节奏和潜藏因果关系等。当前中国还停留在经济发展黄金时期,要求我国政府借助国家力量,促进老龄化社会的服务体系全面构建。用一句话简单概括,中国老龄化社会改革与发展是漫长而艰辛的,但这也是我们无法逃脱、必须迎难而上的使命。

 

******
信息来源:本站 2018-04-12 栾慧婷

Copyright © vdch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协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国宏宾馆)    邮编:100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