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0日星期一
 现在位置: 中国投资协会 > 绿色发展 > 国投委组织机构






高世楫:构建具备三大特征现代能源体系,强化“源网荷储”协调控制能力
    加速推动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清洁能源发展,集中式与分布式能源相结合,贯彻“源—网—荷—储”协调思想,逐步形成以电力为转换中心的能源供给结构,加快可再生能源及核电发展。页岩油气勘探开发和复杂区块油气开采等技术装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煤电超低排放技术、新能源发电技术等进入国际领先行列,“互联网+”智慧能源、储能、综合能源服务等一大批能源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
    2014年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提出了“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安全新战略,即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以及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近5年来,全国能源行业持续推进“四个革命、一个合作”,取得显著成效。
    “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成效
    这些成效主要表现在5个方面。一是能源消费结构明显优化,实现了从“一煤独大”到绿色低碳的重大转型。煤炭消费比重历史性降至60%以下,清洁绿色能源消费比重明显提升,2018年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气消费比重分别为14.3%和7.8%,电力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增至25.5%。
    二是能源供给结构日趋多元。化石能源以及水能、风电、光伏、核能、生物质能等多元供应体系初步形成,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稳步推进,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居世界第一,核电装机容量居世界第三、在建规模世界第一,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已经超过40%。
    三是能源科技创新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页岩油气勘探开发和复杂区块油气开采等技术装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煤电超低排放技术、新能源发电技术等进入国际领先行列,“互联网+”智慧能源、储能、能源综合服务等一大批能源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
    四是能源体制机制改革深入推进。电力和油气体制改革触及深水区,“放管服”改革成效显著,初步建立了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
    五是能源国际合作全面拓展。“一带一路”能源合作重大工程建设全面突破,核电项目“走出去”有序推进,中国正在从全球能源治理和能源转型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向引领者转变。
    绿色低碳转型面临的压力
    同时,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全球能源朝着清洁低碳化方向转型已是大势所趋。我国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能力不断提高的同时,面临的压力也显著增大。
    一方面,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其中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水平与人们对美好生活、优美环境、清洁能源的迫切需求之间还有较大差距,能源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突出。考虑到2035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有望从1万美元增加到2万美元,这意味着人民对电力、热力、天然气等清洁、高品质的能源需求还将持续增长,能源朝着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压力只增不减。
    另一方面,根据国际机构核算结果,我国目前碳排放总量已超过美国与欧盟总和,人均碳排放大于世界平均水平。
    综合国际局势和国内发展趋势,面对国内和国际的巨大压力,我们必须深入学习贯彻生态文明思想和绿色发展理念,按照能源领域“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战略要求,立足于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的现实,探索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相协调的清洁低碳能源转型道路。
    为此,我们需要加快构建具有“清洁低碳、智慧高效和经济安全”三大特征的现代能源体系。
    探索清洁低碳发展道路
    一是推动能源结构优化和能源品质升级,构建“清洁低碳”能源体系。
    在能源供给方面,提高传统能源利用能效,提高化石能源的非能利用比例;加大常规天然气、页岩气等非常规气的勘探开发力度,加强天然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加速推动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清洁能源发展,集中式与分布式相结合,贯彻“源—网—荷—储”协调思想,逐步形成以电力为转换中心的能源供给结构,加快可再生能源及核电发展。在能源消费方面,要在终端环节推进天然气、电、生物质等能源对散煤的替代,推动集中供暖替代居民散煤采暖,对没法实现集中供暖的区域要做到“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热则热”;推动电动汽车对传统燃油汽车的替代,提高终端能源用电比例。
    二是加速推进能源全产业链系统效率从低水平向高水平升级,构建“智慧高效”能源体系。
    推动5G、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与能源新技术的深度融合;能源产业从行业组织方式、企业管理方式、商业模式等多维度展开变革,破除传统以能源供应为核心的上中下游一体化产业组织和发展模式,强化“源—网—荷—储”协调控制能力;建设智慧能源运营调度和交易系统,创新平台运营方式,提高系统能效;构建以能源利用为核心的智能化能源综合服务体系,推动能源企业转型为集供电、供气、供暖、供冷、供氢等为一体的智慧绿色能源综合服务商,实现可再生能源就地规模化利用并提升利用效率。
    三是强化能源新旧动能转换的创新驱动力,构建“经济安全”能源体系。
    我们应紧紧抓住创新这一核心引擎,加大对关键核心技术和环节的自主创新攻关力度,使得能源价格平稳可接受,能够确保在任何时候以可承受的价格向所有用户供应能源,立足国内多元供应、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提高能源供应安全保障能力,保障开放条件下的国家能源安全。此外,加大市场准入开放,在尽可能多的领域引入市场竞争,同时创新能源管理和监管机制,以及加强政府的规划引导;构建完善的政策支持体系,充分发挥财政、税收和金融政策的激励作用。
    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全球国际能源格局正在经历的“页岩革命”“密度革命”,给我国能源转型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和机遇。“页岩革命”极大释放了以美国为首的美洲地区油气供给潜力,改变了传统以中东为主的全球油气供应格局,也使得美国顺势加快调整能源战略,从谋求“能源独立”转向“能源主导”,对国际能源经贸格局产生深刻影响,为世界油气发展乃至能源发展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此外,以液化天然气(LNG)快速发展为核心的“密度革命”也正加速全球能源结构深度调整。
作者:高世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所长
 
******
信息来源:本站 2020-01-19

Copyright © vdch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投资协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甲11号国宏大厦A座(国宏宾馆)    邮编:100038